当前位置:
首页
> 园丁作坊 > 教学资源
在一日课程中保障游戏实施
发布日期:2016-08-08 浏览次数:

在一日课程中保障游戏实施

?

作者: 徐则民 洪晓琴 单位:静安区南西幼儿园 来源:《走进游戏 走进幼儿》

  翻阅相关游戏理论的书籍,我们知道:所谓基本活动,就是指对一个人来说最经常、最适宜、也是最必须的活动。对幼儿来说,游戏就是这样一种基本活动。

  这里,“游戏是幼儿最适宜的活动”,它表现在游戏符合幼儿身心特点,幼儿在游戏中总是选择与自己的需要、自己的能力相适应的内容、材料、同伴和活动方式来进行游戏,排斥过高或过低于自己能力水平的活动。而“游戏是幼儿最必须的活动”,它表现在游戏对幼儿而言,不仅具有一种对萌芽状态的动作和心理发展以自发练习的功能,还促进幼儿以略高于现有发展水平的表现方式去行动,使幼儿身心发展的重要变化发生在游戏中。那么,“游戏是幼儿最经常的活动”又表现在哪里呢?

  “游戏是幼儿最经常的活动”,它表现在幼儿的生活中。一方面,幼儿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游戏,游戏的时间最长,游戏的频率最高。 另一方面,即便是学习、劳动、生活等活动,幼儿也是以游戏的形式来进行的。

  瞧,刚刚宣布一个活动结束,孩子们有了盥洗喝水等休息时间,可他们绝不闲着,争分夺秒地投入到自己热衷的活动之中——

  刹那间就有了汽车公司

  (棒棒5岁,腾腾5岁,同同5岁)

  棒棒家里有许多玩具汽车,这天他带来了六辆各种各样的小汽车。自由活动的时候,棒棒在排队喝水……教师发现腾腾、同同跪在玩具柜前,原来他们悄悄地在玩棒棒抽屉里的小汽车。刚看见教师走过来,腾腾和同同就慌慌张张地将抽屉关上,腾腾有点紧张,他解释说:“我们没干什么!我们没干什么!”

  倒是在一旁排队的棒棒挺大方,他发现腾腾和同同在玩他抽屉里的汽车,反过来宽慰两个伙伴:“没关系,你们玩吧!我喝完水也来噢!”

  棒棒终于放好了茶杯,他大方地搬出了抽屉里所有的汽车。

  “嘀嘀——”“吧吧——”“呜呜——”三个男孩每人手上都紧握着汽车,忽高忽低地比划着,伴随着动作,他们的嘴里还不时发出各种汽车的声响。

  教师询问:“哇,怎么会有这么多车?”棒棒自豪地说:“我们这里是汽车公司!”

  “对!我是汽车公司的驾驶员!”同同马上附和。

  “棒棒是总经理,我是副经理!”腾腾接口,就这样三下五除二他们不仅有了自己的汽车公司,还明确了各自的分工……

  并不陌生的场景让很多教师意识到游戏在幼儿生活中的重要性,应该说正是这“无处不在”的片段让幼儿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。只可惜,目前有越来越多的幼儿教师都感慨幼儿园那“无处不在”的快乐时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其他形形色色的学习活动所占用,而童年中那快乐、大胆的所思所想,那尽情疯闹的情节片段被一点点抹去……

  然而,也有些幼儿园坚持多年践行“以游戏为基本活动”的纲要精神,从制度上保障、在一日作息中落实,让幼儿拥有足够的游戏时间,并为幼儿提供丰富的游戏内容,真正落实这一众人皆知的理念。同时,她们在多年的游戏研究中充分体会到幼儿游戏开展需要时间保证,时间是反映游戏水平的客观指标,时间多少与幼儿游戏水平的高低成正比。即儿童游戏的时间越充分,其游戏水平提高就越快。

  其实,这个道理不难理解,放在结构游戏中这种影响关系会更显而易见。短短十分钟的结构游戏,玩是玩了,但实在不能尽兴,幼儿能做的或许只是协商一下你搭什么,我干什么,再搬出一块又一块的积木,刚构建一个大体的雏形就发现到了“收场”的时间了。如若幼儿能拥有更长段的时间,或许……

  10分钟与30分钟的游戏实录

  (乐乐5岁,芸芸4岁,童童5岁)

  这天游戏,两个女孩和一个男孩进入结构区。

  游戏开始了。女孩乐乐和芸芸拉来男孩童童要一起搭建城堡。乐乐布置芸芸和童童去帮她搬积木。等到男孩童童将找来的积木搭建起来时,乐乐却阻止他:“你去找积木,让我来搭!”童童不乐意这样的安排,游戏才4分钟就宣布“我要自己搭城堡!”便离开了两个女孩,到一旁自己玩去了。

  乐乐和芸芸依然合作。乐乐负责搭建,而芸芸则根据乐乐的各种指示负责运输积木。乐乐不敢把城堡造得很高,因为芸芸曾建议“造五层楼吧!”可乐乐回答“要倒下来的!”所以,游戏到10 分钟时,两个女孩用了20余块积木基本把城堡搭好了,乐乐对成果很满意。

  “接下来搭什么呢?”芸芸询问乐乐。

  乐乐很有想法:“我们要搭一个花园噢!我们找这样的积木把城堡围起来。”根据乐乐的要求,两个女孩开始寻找相同的积木并围着城堡建造花园,芸芸不只是承担搬运工,她也动手建构围墙,偶尔芸芸还会在花园里竖两块积木,她说是花园里的树和花。

  就这样,花园越建越大,眼看着要碰到身男孩童童搭建的城堡了,童童大叫起来:“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啦!要弄倒我的房子了!”

  乐乐看着童童的房子也很漂亮,就主动问童童:“我们把你的房子也围起来好么?”童童没明白什么意思。乐乐接着说:“我们的城堡给公主住,你的城堡给国王住!”

  “好吧!我还要搭码头!”童童还在继续着他的建构。不过,他的建构显然受了女孩的影响,自言自语道:“造一个码头,等巫婆来了,国王就可以带着公主乘船逃走了……”

  乐乐和芸芸终于将两座城堡圈在一个圈里了,她俩并不关注童童的继续创造,她俩已经开始大叫:“城堡开门啦,城堡开门啦!”,乐乐还关照来参观的伙伴:“你们就做游客噢!我们这里可以拍照噢!”

  到游戏近30分钟时,教师再看三个孩子的建构,已经用去100余块形状不一的积木,他们看着自己的作品都心满意足……

  上述案例中我们发现幼儿游戏的发展与游戏的时间息息相关。

  10分钟的游戏,让三个幼儿之间有了分工协商,让两个真正乐意合作的女孩建构自己的城堡并“初具规模”。10分钟的游戏,让男孩童童发现,听从女孩的安排,为女孩运输积木并不带劲儿,于是在4分钟的相处后他宣布退出和女孩的合作,着手建构自己的城堡。

  不过,游戏到了30分钟,我们发现女孩和男孩的游戏都有了巨大的变化:首先,幼儿所用的积木数量大大增加。在足够的时间里,孩子不断地为自己的造型“添砖加瓦”,不由自主地使各自的作品日趋复杂(女孩们为自己的城堡扩建了花园,而男孩在一旁则为自己的城堡建构码头);其次,足够的游戏时间让原本已经分开的女孩和男孩之间有了再次合作,尽管这样的合作显得很“苍白”,但至少他们同意将两座城堡圈在一起,并且对两座城堡的功用有了最初步的安排;再次,足够的游戏时间也让孩子能规划新的发展方向,男孩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建造中,继续着他的结构游戏,他在为作品造得更漂亮一些做不懈的努力,而女孩的游戏则转向了招呼旅客参观拍照,向扮演角色分享建构成果的方向过渡……其实,如果游戏时间不被“叫停”,幼儿的创造过程可能还会延续。

  由此,我们知道:

  足够的时间在满足幼儿尽兴游戏的愿望的同时,会使游戏情节变得越来越复杂,幼儿的游戏水平也会渐渐提升。倘若一个幼儿能长时间地坚持一种游戏,并表现出丰富的游戏情节、复杂的构思或构造出特征鲜明的造型,说明他的行为有意性很强,能够有目的地实现自己的计划和意图——而这种游戏水平的提高必须有充分的时间加以保障。

  这里,强调了“大段时间”在幼儿游戏中的作用。那么,在幼儿园游戏中,有多少时间可以让幼儿享受自由,从而发挥游戏教育的效能呢?

  这里,我们呈现上海市静安区南西幼儿园的一张大班幼儿作息表,从这里我们看到了一所以游戏为特色的幼儿园中幼儿的一日生活。

?

班级

星期一

星期二

星期三

星期四

星期五

08:15-09:30

?

混班运动游戏及生活活动

09:30-10:10

甲班

结构游戏

科艺廊/图书廊

做中学/分组活动

电脑室/分组活动

集体活动

?

乙班

做中学/分组活动

电脑室/分组活动

分组活动

科艺廊/图书廊

集体活动

?

丙班

电脑室/分组活动

分组活动

科艺廊/图书廊

做中学/分组活动

集体活动

?

丁班

科艺廊/图书廊

做中学/分组活动

电脑室/分组活动

分组活动

集体活动

10:10-11:15

?

游戏及生活活动

11:15-12:15

?

生活活动(午餐、混龄迷你小社会活动、盥洗)

12:15-15:30

?

生活活动(午睡、盥洗、午点)及户外快乐15分钟

15:30-16:15

集体活动及离园准备

?

  从上表中我们看到大班幼儿不仅拥有充分的游戏时间,幼儿游戏的内容也是丰富多彩的:

  幼儿每天拥有1个小时的混班运动游戏时间,在此段游戏时间中幼儿不仅拥有四个“自由”(即:自由选择场地、自由选择同伴、自由选择玩法、自由选择内容),而且能在材料丰富的、又极具野趣与挑战的游戏场地中尽情运动、尽情玩耍。

  

  幼儿每天还拥有1个小时的自主游戏时间,这里幼儿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投入到各个主题活动中,“开个图书馆”、“开个科技馆”、“造南浦大桥”、“做船长”、“登上大舞台”、“做建筑工人”、“遨游太空”、“举办恐龙展览”、“海底探险”、“旅游去”、“好吃的橘子”、“卖手机”、“摸奖”、“召开汽车博览会”、“举办中国博览会”、“召开南西奥运会”……每一个教室都各不相同,每一个教室都是孩子的“游戏乐园”!可别小看了这些内容,它不仅增长了孩子的知识,而且还激发了幼儿积极的情感——这是“让孩子在游戏中学习”、“寓教于乐”的真实写照。

  

  除此以外,幼儿每天还拥有0.5个小时的“迷你小社会”的游戏时间,这里为幼儿提供的是每天午餐后30分钟的混龄游戏时间。孩子们可以到“南西小剧场”看电影、到“南西餐厅”吃小吃、到“棋室”下棋、到“建筑工地”造房子、到“网吧”玩电脑游戏、到“多来咪音乐馆”唱唱卡拉OK……这里,为幼儿提供了和其他年龄段儿童交往活动的场所。

  每天下午幼儿还有15分钟的户外“快乐时光”的游戏活动时间……

  可以想象,这里是一所儿童乐园。因为除去每日的餐点、午睡时间,这里的教师把握幼儿园教育的关键,牢记着“游戏是幼儿的生活”,她们尽可能地提供充足的游戏时间,确保幼儿游戏权利,让幼儿“在游戏中成长,在游戏中发展”。这样的游戏教育贯穿幼儿园一日活动,不仅有别于中小学教育,更是践行“游戏是幼儿园基本活动”这一理念的典范。

?

ag8.vip|官方 版权所有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